文苑撷英

张琳娜 散文——《美色秦岭》

作者:张琳娜     时间: 2019-06-24     点击:4434次    分享到:

美色秦岭


距离初到安康工作有八年了,穿梭于西康高速至少也有百十多趟了。每次坐在车上,却都不忍一路睡过去,总是在忽明忽暗里审视秦巴山脉里的各种景象,感受如梦境般的现实与穿越。

秦岭也称终南山,是黄河支流渭河与长江支流嘉陵江、汉江的分水岭,是动植物区系过渡地区,是动物东洋界和古北界的交汇地,是中国11个具有全球意义的陆地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关键地区之一。

在秦岭,从南到北,从海拔数百米至3000米以上,分布着从亚热带到温带的种类繁多的植被类型,有常绿阔叶与落叶阔叶混交林,落叶阔叶林,针阔叶混交林,亚高山针叶林和高山灌丛草甸等。植物种类的多样性,使得秦岭四季常青。

阳春三月的秦岭如刚苏醒的婴儿,一点一点从嫩绿到柳黄,从柳绿到葱黄,再到葱绿。大片大片的葱绿中,夹杂着些许粉色的桃花,白色的樱桃花,还有些叫不上名来的鹅黄、玫红色、紫棠色的小花。秦岭山顶和山坳的景色还大有不同呢,往往山坳里已经一片葱绿了,山顶却只是花草树木刚打尖,只有星星点点的嫩绿或柳黄,也许还带着未消尽的积雪或刚结上的霜。

夏日的秦岭郁郁葱葱,是避暑的好去处。这时候的秦岭是由草绿、嫩绿、油绿、深绿、翠绿、黛绿、菜绿悄然构成的不同层次的山野,登上山顶俯视,远处是雄峻的山峦、浩瀚的林海。那林海变幻着绿的音韵,或绿浪翻腾,或平静如止,深的郁郁葱葱,青翠欲滴;浅的如薄薄绿纱,婀娜飘逸。深浅相间,柔情万种,是那样的恢宏、渺远、幽邃和精深。这里还有清泉和花香,一条条小溪顺山沟而下,没有一丝的污染,清澈无比,捧一掬清泉入口,一种清凉的甘甜沁人心脾。

深秋的秦岭是五彩斑斓的,有翠绿、松柏绿,有海棠红、石榴红、樱桃色、火红、赫赤,有橘黄、茶色、栗色、棕黄、秋色等等,各种绚烂夺目的颜色汇集成罗列不完的各种渐变的红绿黄。一道道深切的沟壑,一条条清澈的溪流,一面面葱茏的山坡,一丛丛或火红或翠绿的树叶,一串串熟透了的山果,都在车进出隧道的奔驰中,忽而闪现,忽而又消失不见。

寒冬的秦岭收起了笑容,犹如正襟危坐的长者。一地枯枝败叶,仅剩松柏和其他常绿阔叶乔木尚有颜色较暗的松花绿和鸦青,上面还有白雪覆盖。山林里溪水冬季小了许多,少了夏日的喧哗,却平添了一份静谧安详。清澈见底的潭水像一颗颗绿宝石,隐匿在寒冬的秦岭之中。

黄昏时远观秦岭山脉似一幅水墨画,黛绿、黛蓝、黛色、黛螺、藏青、蓝灰、靛蓝、靛青各种蓝色由近及远,最远的蔚蓝色天空随意地点缀着几朵或浓重或轻盈的白云。总是觉得先辈们真的是有才,一个蓝色,就有几十种名称,却也因为先辈们创造了如此详尽的名称,才能不辜负造物者之功,让不得见秦岭的人如临其境地体味他的浓墨重彩。

雪中的秦岭像一幅中国山水画,以黑白为主色调,白雪覆盖的树木露出青魆魆的颜色,白色云海在起伏的山野上飘游弥漫。随着太阳的升起,金色的光线洒在白雪覆盖的山林、原野和扑朔迷离的云海,原先的山水画变成一幅水彩画,呼吸着冰冷新鲜的空气,观赏着云海美景,发自内心的感觉兴奋。

秦岭的美是深邃的,沉稳中略带秀美,秀美里透着隽秀!古有李太白描绘秦岭“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猿猱欲度愁攀援”的巍峨,“连峰去天不盈尺,枯松倒挂倚绝壁。飞湍瀑流争喧豗,砯崖转石万壑雷”的险峻。若你有时间,一定来走走穿越秦岭的老路,在秦岭分明的四季里行走,感受大秦岭不一样的风景。

(实业集团   张琳娜)


上一篇:亚东 诗歌——《汉江(外二首)》 下一篇:白建礼 散文——《 “马兰精神”永流传...